首页 > 墓地资讯 > 墓园文化 >上海墓地:《寻梦环游记》,另一个世界的温情与残酷

上海墓地:《寻梦环游记》,另一个世界的温情与残酷

上海墓地:《寻梦环游记》,另一个世界的温情与残酷

   还记得“让两个世界的人都满意”这句话吗?这句话曾经成功地俘获了墓地小编的心,在应聘的时候毫不犹豫来到了公墓~ 在公墓干了这些年,回过头去,还是会忍不住问一个问题:另一个世界究竟是什么?巧的是,在最新上映的皮克斯动画片《寻梦环游记》中(原片名为《COCO》,小编算是找到了一种皮克斯式的解答。

   另一个世界的温情。

   打着皮克斯出品的印章,这几乎就是“必属精品”的保证。从《玩具总动员》到《怪物公司》、《瓦力》再到《头脑特工队》,皮克斯的动画片最擅长把一个有启发意义的主旨带入到一个精彩独特的创意中去,再用一种温馨生动的口吻讲故事,让人看了既觉过瘾,又值得回味。这次的故事背景是墨西哥。每年的11月1日和2日是墨西哥亡灵节。在这一天,墨西哥人一家团聚,手持鲜花成群结队,拿着扫帚,带着骷髅型糖果、面包、蛋糕和水,甚至雇上乐队,一路欢声笑语地去往墓地清扫、探望,载歌载舞,唤醒亡灵回来一同狂欢。人们穿着奇装异服,打扮成骷髅,参加游行和派对,通宵达旦。

   以这样一种文化为底色,导演李·昂克里奇说: “这是一种把骷髅与明亮喜庆的颜色放在一起的东西,这吸引了我的想象力。它使我走上了一条蜿蜒曲折的探索之路。我对亡灵节了解得越多,它对我的影响就越深刻。” 的确,整部影片色彩斑斓,延续皮克斯一贯的奇特想象力:另一个世界的骷髅形象充满幽默感,比如身体各部分能分能合,把头骨摘下来和偶像合个影,惊讶的时候掉了下巴,快跑的时候掉根腿骨;动物化身为五彩神兽,载着亡灵到处飞翔;而亡灵节的墓园祭扫场景,不就是和中国的清明节一样嘛,活人们在亲人墓前祭扫,而亡灵们因为有着亲人的回忆得在这天回来团聚;至于家里摆照片的场景,不就是活脱脱的家祭礼仪嘛!

   影片借当地亡灵节的习俗,讲述了如何看待死亡、生命、和与逝去的亲人之间维系关系的意义,也向观众传达了温情:在爱的记忆消失前,请一定努力记得。用这么幽默好玩,又不乏温情的方式来解释另一个世界和活人与逝者的关系,这就是带孩子去观影、接受亲情和生命教育的绝好机会啊!据说,该片在审查的时候,因为涉及亡灵题材,照惯例,是不能引进的,但是因为电影实做得很好,过审时甚至当场看哭了所有广电审查人员,所以被破例放行了。

   另一个世界的残酷。

   在浓烈的异国风情开场后,随着情节的展开,情节急转直下,随着层层迷雾被拨开,真相终于显露:欺名盗世者在另一个世界依然自私冷漠,米格发现歌王并不是他的祖先,反而是身边那个一文不名的流浪汉埃克托。整个家族的亲人们联合起来,最终坏蛋得到了应有的下场,家人们对曾曾祖父埃克托的误解得以消除。影片最后,米格与呼唤曾祖母回忆曾曾祖父的场景,瞬间引曝了全片的泪点。

   回想影片中的种种设定,我想起了关于如何做好殡葬,常听到的一句话:事死如生。而这句话,在电影中也有所体现:亡灵世界按照被世人记忆的程度来划分了阶层。歌星生前声名大噪,在死后的世界依然风光无限;但是流浪汉埃克托和他的孤魂朋友们则生活在最底层,穷困潦倒。当他们被所有在世的人忘记,就会魂飞魄散,影片中将这叫作“终极死亡”。更残酷的是,每到亡灵节,亡灵们会踏上一座花瓣铺成的桥,走上回家团聚的路。然而不是每个人都如此幸福:在通往人间的口岸(就像国家的出入境口岸)电脑会人脸识别(在片中不妨称作头骨识别),只有在人间被活人供奉着照片的亡灵,才有通关的资格。甚至,这就是影片所限定的规则:因为偶然的原因,男孩米格“穿越”到了亡灵世界,只有他帮埃克托送回那张相片,供奉到家庭的祭台上,才能让他与日渐衰老、丧失记忆的女儿coco重逢。

   《寻梦环游记》作为皮克斯的第十九部长片作品,和以往的作品一样,都在力图描摹一个新世界,并建立一套那个世界的运行规则,在这之上再发展出所有的故事情节。而这次影片在绚烂的画面与奇特的想象中,试着去探索生与死的边界。也许可以这样来解释另一个世界:我们都希望与亲人永远在一起,但无奈生命终究会消逝;所以我们创造了关于另一个世界的所有想象,以爱为纽带,让彼此永远连结在一起。

   (本文来源上海古园墓地,有部分内容参考并引用了2017年11月23日《南方周末》刊登的《当爱成为一种规则:〈寻梦环游记〉的亡灵乌托邦》,该文作者李慕琰)

 

【 字号: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