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墓地资讯 > 墓园文化 >上海墓地:悲伤辅导,让生命的告别更加温情

上海墓地:悲伤辅导,让生命的告别更加温情

上海墓地:悲伤辅导,让生命的告别更加温情

   生命是一场无法回放的绝版电影,逝者的告别,就像人生的谢幕。在传统的告别仪式中,殡仪馆里奏哀乐、致悼词、三鞠躬一度成为约定俗成的“老三样”,而在八宝山殡仪馆,生命告别过程却悄然发生了变化。走进八宝山殡仪馆,冬梅、夏兰、春竹、秋菊的四季轮回主题告别厅映入眼帘,似乎在暗示着生命原本的循环。这里演绎了一个又一个人生谢幕,一个又一个感人肺腑的告别故事。这些故事背后,是工作人员通过“辅导”让生命的告别不再过于悲伤。

   葬礼主持人从与逝者亲属接洽开始,便用带有情感的语言和肢体动作缓解亲属悲伤情绪。同时,为逝者策划葬礼时,主持人通过了解逝者身份及生前职业、喜好及家属需求,制定策划方案,选择告别场地并合理进行布置、装饰等,撰写逝者悼词等,将心理抚慰过程渗透到告别仪式的各个环节中,让亲属对逝者的思念、哀伤,以视觉和听觉等不同的感官加以释放,善始善终送好亲人最后一程,让逝者安详、有尊严地离去,让生者安静、虔诚地送行。

   “一名才华横溢的大学生,在风华正茂的年纪,遭遇意外不幸离开人世。”再次回忆起来,已经有着14年殡葬服务工作经验的王晨依然有些伤感,双手使劲揉了揉眼睛。 “我觉得跟孩子的告别不仅是悲伤,还要有温情,更想让孩子的亲人能得到一点宽慰。一般花圈上都是写挽联,白底黑字给人沉痛压抑的感觉,我觉得这么一位年轻人,应该展现出他短暂却精彩的人生记忆。”王晨跟逝者家属商量后,决定将逝者生前不同时期的照片打印出来,贴在花圈上,让美好的记忆定格,伴随逝者最后一瞬间,成为永恒,让家人能得到一丝丝安慰。按照正常惯例,人们都会手拿鲜花送别逝者。王晨在与家属沟通交流中,得知这位年轻人生前活泼开朗,积极上进,为此,他连夜和妻子一起叠了近百只千纸鹤和风车。“千纸鹤寓意让孩子能够在另一个世界展翅高飞,风车则是寓意让亲友的祝福通过风车送给天堂的他。”

   照片、千纸鹤、风车……每一个细节的展示,都是用心营造的告别场景,让逝者在亲人的祝福下离开,家人在告别仪式中,感受到孩子生前的音容笑貌,感受到悲伤中的温暖,用心与孩子做最后的交流。不仅场景布置,场景中的声音也是慰藉逝者家属心灵的良药,这其中包括音乐,也包括充满真情的悼词。 “现在八宝山殡仪馆使用哀乐的频率越来越低,多数逝者亲属都会选择逝者生前喜爱的音乐,或者哀而不伤的音乐。”王晨说,告别时用这样的音乐,能让亲属的悲伤稍稍得以纾解。悼词中增加平实而充满温暖亲情的语言,既能体现逝者家属的悲伤,也希望在回忆中,让逝者家属的悲伤得以“辅导”,“每场告别仪式前,我们都要和逝者亲属沟通很久,感受逝者的一生,写出具有灵魂的悼词。”王晨说。 “不管是白天,还是三更半夜,只要接到电话就要立即开启工作模式,提供24小时不间断的‘心灵鸡汤’。”王晨对开导逝者家属非常有经验,而家属也把王晨当做倾诉的对象。

   “许多上了年纪的逝者家属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开不了口’。”王晨说,在告别仪式上,一些逝者的老伴,想说些贴心的话,可是当着众多亲朋好友,他们总觉得不好意思,张不开口。 “他们夜里给我打电话,大多是向我倾诉内心对老伴儿的追思,诉说老伴儿的生平,一是排解心中的苦闷,同时也是想让我多了解逝者。” “熬鸡汤”不是王晨独有,每一位殡葬服务人员都需要这样的素质和能力,这项工作看似简单,其实极其考验耐心,对所有的细节都有很高的要求。 “屁股不离板凳”,这句话也许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他们的职业精神。八宝山殡仪馆洽谈室工作人员张鹏,也是一名仪式主持人,他的工作是接待逝者家属,并回答家属关于殡葬相关问题的咨询,作为直面接触家属的“第一环”,“屁股坐得住”是最基本的要求。 “一些逝者的家属在咨询殡葬服务内容时,控制不住情绪,边说边哭,哭到悲痛的时候停不下来,我们的工作就是要不停地安慰家属,端茶递纸巾,始终保持耐心。”

   每天面对痛苦的逝者家属,张鹏心里也很压抑,有时候情绪低落到想出去透透气,但是他告诉自己:“一定不要离开座位,离开就会让家属觉得你不耐烦,这样更让家属情绪更加恶化。”张鹏说,“屁股不离板凳”,一个小小的细节,背后是坚决不让家属的悲伤受到任何刺激而加剧的耐心。有耐心,还要洞察细微。 “我对不起我父亲,我对不起他。”就在前不久,王晨接待的一位逝者亲属不停地向他重复这句话,心情沉痛难以自己,王晨知道,这句话既是儿子内心对父亲的愧疚,也是思念。如何在告别仪式上让这位儿子抒发出对父亲的思念? “我告诉逝者的亲属,回忆起你和父亲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比如儿时与父亲的游戏等,从这些细节入手,别被悲伤击倒,把悲伤引向温暖和思念。”

   如今,在王晨的主持词中,大而空的话语越来越少,更多的是回忆逝者生前的人生点滴,体现悲伤的同时,唤起亲友的心灵温暖。主持人董子毅外表英俊,有着令人羡慕的“播音嗓”,学习声乐出身的他最擅长用乐曲般抑扬顿挫的声音诵念悼词,烘托现场的氛围,曾多次为逝去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主持葬礼。从事工作9年,他始终用心、用情对待每一场告别仪式。起初主持告别仪式时,他总是不能自已,哭得泪流满面。不过,流泪虽然是尊重逝者的一种方式,但主持好告别仪式,让逝者的生命告别情真意切,化解家属些许的悲伤更为重要。一次告别仪式开始前,董子毅和逝者家属沟通时,无意看到逝者脸上有几根毛发,整理遗容本不是他的工作,但是他没有多想,征求家属同意后,就为逝者整理了遗容。

   “有的人会介意触碰遗体,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董子毅说,为逝者整理遗容、掖被角,看似不经意的动作,是真正把逝者当做亲人。原本从事文案工作的黄瑞欣,5年前成为遗体告别仪式主持人,每次看到耄耋老人送别老伴儿的场景,她都会感动地躲起来偷偷抹泪。 “见过数不清的送别场面,但送别老伴儿的场景仍让我控制不住情感。没有哭天抢地,老人温情脉脉注视着老伴儿,轻轻抚摸逝去老伴儿的头发脸颊,每一个轻柔而饱含感情的动作,对我们年轻人来说,都是一场生命的教育,能感受到亲情的厚重。”黄瑞欣说,带着这种真情实意去主持告别仪式,才能真正的让逝者安息,让家属的悲伤得到宽慰。【作者:秦胜南】

 

【 字号: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