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墓地资讯 > 墓园文化 >多城市墓地价格节节高,民主党派人士呼吁实行改革

多城市墓地价格节节高,民主党派人士呼吁实行改革

多城市墓地价格节节高,民主党派人士呼吁实行改革

   生有所养、老有所依、死有所葬是人生三大福。其中,死有所葬是人生最后的一个基本需求。可在土地资源供应紧张和物价上涨的今天,墓地资源匮乏,殡葬费用过高,殡葬业连续多年进入暴利行业排行榜,百姓普遍反映负担过重。这一民生问题,应当引起政府相关部门高度重视,殡葬服务行业规范管理已势在必行。

   一、“高烧”不退的殡葬费

   近日,笔者调查了山西省长治市几家墓园发现,随着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购买“活人墓”,墓园的土地可谓寸土寸金。“我们墓园的价格便宜的3万多元,中等的五六万元,估计今后还要涨。”长治一家墓园的工作人员告诉笔者,“现在的人们思想比较开放,很多老人都亲自来看墓地。人们的需求多了,墓地的价格也就随即升高,当然经济类型的墓地也有,价位5000~8000元左右,地段不好,也不气派,稍有经济能力的家庭都不愿意接受。”

   “现在很多墓地都卖到几万甚至十几万元,这也太贵了吧?”不久前,在墓园提前为爷爷购买墓地的张女士说,“买一块墓地,一平方米都要上万元,而且每年的价格都在涨,早一些购买会便宜一些,否则以后都‘死不起’了。” 在晋城市的一家墓园,笔者了解到,普通墓地的价格在每平方米6888元至9999元不等,中高档墓地的价格在每平方米2万元至4万元不等,上不封顶。

   二、市场垄断和传统观念造就殡葬业暴利

   近年来,我国在殡葬体制改革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对殡葬市场也有所放开。然而,相当数量的地方民政部门将“准入审批权”转化为“经营独占权”,使得殡葬业的垄断坚冰仍未打破。目前,虽然殡葬管理处与殡仪馆分开设置,但这种分开仅限于形式,一些殡葬管理部门仍然享受着殡仪馆的经济利益。政企不分的体制,使殡葬业长期处于垄断经营状态,强化了卖方市场,数百万、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仅有几家殡仪馆,是垄断造就了绝对的卖方市场。

   殡葬业缘何成暴利行业?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许多环节得靠关系和金钱疏通,已是殡葬行业的潜规则。家住太原南郊的秦国义讲述了父亲的安葬经过———死者到了殡仪馆就开始排队,然后就是等。这么一件大事,张罗来一群亲戚朋友,大家都有事,所以只好托关系、塞红包。不然还不知道啥时间轮到你。拿到骨灰到墓园还是排队,好的墓位大家都在抢。你不要那就一边等着,有人要。商业墓地资源稀缺,高度垄断,购买者缺乏议价能力,只能任由墓产商宰割。而愈演愈烈的“厚葬礼仪”观念对殡葬礼俗影响也非常大。在市民郭辉看来,家属给老人送终也是为了老人和自己的“面子”,不少人不愿买低价墓地,而一些商家就趁机迎合了人们的这种从众、攀比心理,借机推高了墓地价格。

   在笔者看来,殡葬业之所以有暴利可图,公众盲从传统习俗的因素不可小觑。人们为了显示家族的地位和财富,在办丧事上互相攀比、一掷千金,在一定程度上也给殡葬业暴利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三、破除丧葬业暴利需多方合力

   丧葬业暴利由来已久,需要各方合力,采取综合措施规范管理。笔者认为,应在以下几方面上下功夫:理顺管理体制,实行供给侧改革,推动殡葬服务机构政事分开,管办分离。目前殡葬行业处在一个封闭的市场环境中,民政部门垄断经营。其服务与社会公益的目标日渐偏离,也和广大老百姓普遍收入、承受能力不相符。

因此,要破除殡葬行业垄断的现状,就需要改革现有体制和管理方法,实行管理和经营分离。同时进行“化整为零”的供给侧改革,打破封闭式的“一条龙”服务模式,形成“百花齐放”的细分市场。否则,投资成本过高,市场形成了“寡头”,名义上是开放市场,实质上是形成了价格垄断。可设置殡葬用品超市,引入殡葬用品生产企业在超市设点经营,打破行业垄断。提供最低价殡仪服务,并免除特困群众的丧葬费,以解决困难群众出殡难的问题。健全法制,引导殡葬服务业有序发展。市场竞争不是万能的,竞争机制的建立离不开法制,没有法制,竞争不是发展为恶性竞争,就是走向价格同盟。

   因此,加强对殡葬行业的管理,健全法制是遏制殡葬暴利最有效的手段。应早日出台殡葬管理和收费的地方法规,引导殡葬服务业有序发展。依法管理和规范殡仪服务市场,切实落实殡葬服务收费标准;杜绝大街小巷到处卖寿衣、花圈、纸货的现象,保证低价位骨灰盒和墓地供应渠道,同时对畸高的定价作出适当限制,比如设计最高限价,防止殡葬服务价格突破“天花板”,一飞冲天。提倡厚养薄葬、丧事从简的文明新风。政府与相关部门也应引导群众理性消费,打破传统丧葬观念,树立“厚养薄葬”的新风尚和健康的殡葬观念,抵制大操大办之风,转变从众攀比心理,树立文明节俭办丧事的新风尚。

 

【 字号: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