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墓地资讯 > 墓园文化 >上海墓地:站在离天堂最近的门前,揭秘“80后”火化工日常工作

上海墓地:站在离天堂最近的门前,揭秘“80后”火化工日常工作

揭秘“80后”火化工日常工作

   从工程师到“天堂摆渡人”

   【来源:厦门网  上海墓地网转载】 每逢清明节,人们追思、缅怀逝者,而殡葬墓地工作者这个特殊职业,也会特别受到关注。他们常面对异样的目光,却仍在默默地坚守。今天,我们来讲述火化工的故事。千千万万的人,有千千万万种人生轨迹。但对于逝者来说,他们的人生终点站是一样的。送他们最后一程的人,就是火化工。在天马山福泽园就有这样一群火化工,他们面对着高温、高分贝、粉尘多的工作环境,做着许多人不肯做的工作。对于这个职业,人们更多的是避讳,似乎很难由衷地称赞他们。但他们仍默默坚守,送走一位又一位逝者,让逝者在光焰中与世界告别。火化工,就是在离天堂最近的门前,守望着生命最后一站的殡葬工作者。

   “80后”东北小伙葛师傅是天马山福泽园火化部8名工作人员中的一员。殡仪馆从业人员多是由民政学校相关专业毕业的,可没想到葛师傅在学校学的是现代化机械设计与制造专业。他怎么会成为一名火化工?原来,34岁的葛师傅进入这一行只有4年,还算是个“新人”。当年毕业后,葛师傅进入一家与所学专业相关的企业工作,成为一名研发工程师,工作了近8年。

   5年前,当葛师傅想换工作时,市殡仪服务中心的招聘信息引起了他的兴趣。葛师傅提交了简历,通过考试、面试后,成为薛岭山陵园一名柜台业务员。他平时的工作是负责为逝者家属办理手续,带领逝者家属去墓园看看墓地等。工作了一年后,天马山福泽园火化间缺人手,领导便询问葛师傅是否愿意调到火化间工作。葛师傅心想,同样都是为逝者服务,这个工作也挺好,再者,火化炉要是出现问题了,刚好也能发挥他在机械维修方面的专业知识。于是,他欣然同意了。家人知道后,也都支持他,让他安心工作,没有后顾之忧。 “这是一份有意义的工作。火化炉是每个人人生的终点站,每个人的人生经历不一样,但终点都在这里,这里是离天堂最近的门。我们就在这扇门前,做着生命最后的守望者。”说起自己的工作,葛师傅的认真和坦然让人肃然起敬。

    “最多一天送走11位逝者”

   天马山福泽园火化部负责全市的遗体火化工作,他们是最后和逝者告别的那群人。葛师傅每天的工作从早上9点开始,他总会提前半小时来到单位,换上工作服,戴上防护面罩,进行工作前的准备。 “高峰时间一般是从早上9点到下午3点,此后工作量才会减少一点。一般是5台火化炉同时工作,一位火化工一天最少要焚化五六具遗体。”葛师傅介绍,他最多一天送走过11位逝者。一般下午4点半过后,就只留下一位火化工值班,负责为一些晚来的逝者服务。一周只休息一次,每天都要有人值班,这是天马山福泽园火化间工作人员的常态。葛师傅的休息日刚好排在周末。说起休息日,葛师傅笑着说:“休息日我一般都会带孩子出去玩。孩子在上幼儿园,平时我陪他的时间挺少的。” 2016年,福泽园共火化了10600位逝者。葛师傅当火化工的时间不长,只有3年左右,算下来,也已为近4500位逝者服务过。

   “这活需要胆量加体力”

   葛师傅带着记者来到火化间,开始有条不紊地为一位逝者服务。拿火化单、接遗体、开炉门、把遗体移上运尸车送进炉内、关炉门、点火、不时地翻动骨灰查看焚化情况……整个过程下来至少需要45分钟。 “这是一个需要胆量加体力的活儿。”葛师傅微笑着说。如果遗体装在纸棺里,火化工们只需要将纸棺抬到运尸车上,按下按钮,纸棺便会自动传送入炉内。如果遇上没有装在纸棺里的,他们则要把遗体抬出裹尸袋,再送至运尸车上,隔着装尸袋和手套,他们还能触摸到遗体。无论如何,他们都会把逝者完好地抬上运尸车,让逝者保有最后的尊严。记者采访那天天气有点冷,可记者站在火化间里,却能明显感受到这里的温度比外面高得多。

   “焚化时,炉内的温度可达到700℃,炉外的温度则达到40℃。冬天还好,夏天就比较麻烦了,穿着短袖衬衫还是会被汗水湿透。而且,还要不时地翻动遗体,观察焚化情况,记录设备运行数据。这需要近距离靠近火化炉,就更热了。”葛师傅说,“不仅如此,由于焚化后的骨灰温度很高,在收殓骨灰时,我们就算戴着手套有时还是会被烫伤。”

   “这份工作是积善积福的”

   虽然有家人的支持,但外界对这一行的偏见还是让葛师傅感到无奈。葛师傅平时喜欢网购,有时候买的东西寄送地址写的是工作单位,本该送给本人签收的快递,快递员常常只敢放在大门口的保安室,他们得抽空自己去签收领取。一次在路上的刮擦事故更是让葛师傅哭笑不得。那天,他如平日一样从海沧开车到集美上班,路上,旁边车道的车想要强行并道,最后两车发生了刮擦。交警判断对方司机负全责。对方听说葛师傅在殡仪馆上班,连连说怪不得自己今天这么倒霉。葛师傅只能一笑置之。在殡仪馆工作,还需要面对的一大难题就是逝者家属的“情绪失控”。葛师傅说,有时也会遇到一些逝者家属发脾气,每当这时,他们都默默忍受。

   “只要世界上有生老病死,就需要我们来做这份工作,我觉得这份工作是积善积福的。”葛师傅一边用长长的钩子翻动着火化炉里的遗体,一边对记者说,对这份工作,他会坚守,做好尘世间最后的摆渡人。

 

【 字号: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