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墓地资讯 > 墓园文化 >墓地谈:年近九十的列宁陵墓

墓地谈:年近九十的列宁陵墓

年近九十的列宁陵墓

   20世纪90年代初期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的列宁陵墓始终处于“是迁走还是留下”的舆论漩涡中。但是20多年过去了,列宁仍旧安葬在莫斯科红场上的陵墓里。不久前,《莫斯科共青团员报》女记者叶娃·梅尔卡切娃到如今已处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之下的列宁陵墓进行了参观和采访。

   列宁陵墓安静神秘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因病于1924年1月21日下午6时50分在莫斯科附近的哥尔克村与世长辞。1月22日凌晨4时,雕塑家谢尔盖·梅尔库罗夫为列宁做了面部和手部的石膏复制品;中午12时,病理解剖学教授阿列克谢·阿布里科索夫对列宁遗体进行防腐处理;1月25日,建筑设计师阿列克谢·休谢夫设计了陵墓草图,4天以后列宁陵墓建成。第二座带观礼台的临时陵墓于当年春天建成。现在的列宁陵墓是1930年建成的。还是按照休谢夫的那个设计图,用钢筋混凝土建成,四面墙用砖砌,花岗岩砌面,用大理石、拉长石和斑岩做装饰。前厅不大,从这里向左一拐,顺着3米宽的台阶往下走。这里的墙、天花板和地板都是黑色大理石。这里非常安静,可以听到自己走路的脚步声,使人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之后人们来到宽敞的悼念大厅,里面摆放有装着列宁遗体的石椁。1973年,石椁装上了防弹玻璃,以保证列宁遗体的安全。瞻仰者不可能太靠近,因为四周围还有一道围上大理石矮墙的沟。不过这对瞻仰没有什么影响,列宁遗体还是能看得清清楚楚。石椁里还装有一些小灯泡,看起来像是列宁在里面放光。整个悼念大厅光线昏暗,而石椁里闪着灯光,使人有一种神秘的感觉。列宁躺着的棺材里衬上漂亮的红色天鹅绒,在灯光照射下反着光。这样看去,列宁就与照片和绘画作品上的一模一样。瞻仰的人员从棺材的三面走过,然后沿楼梯往上走向出口。沿途可以发现,在陵墓中至少有两间辅助用房,其中一间比较宽大,是管理处的办公室;另一间好像是仓库,存放着一些清洁工具。

   专业清洁人员
   列宁墓地的清洁事务由一些专业清洁女工负责,这项工作并不是谁都能够承担的。这道理很明显,因为出任何一点差错都会给领袖遗体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害。例如,不能使用某些清洁剂。事实上,每一个细节都很重要,比如说抹布应该有多湿,用的是什么材料等等。为此墓室里还装有用来监测湿度和空气成分的仪器,一旦数据超标,仪器就会报警。清扫列宁陵墓和无名烈士墓的是同一批女工。她们都非常熟悉业务,也很敬业,几分钟便能清扫完毕。她们抹去石椁上的灰尘,清洗好地板,把观众走过的橡皮小路清扫得干干净净。正因为有这条橡皮小路,陵墓里才不显得特别脏,它像海绵一样吸干了观众的鞋留在路上的雨雪。清洁女工在干活的时候,从来不笑,也不说话,这倒不是有这样的规定,而是工作环境使然。其中有一位看起来较年轻的清洁女工直言,她在这里进行清洁工作时,脑子里什么也不去想,可以说是心静如水,有一种在圣地的感觉。在陵墓的开放日,一天需要清洁两次——早上开门前和所有的观众都走了以后。清洁女工不能去碰列宁遗体,只有负责监测列宁遗体安全的全俄药物和芳香植物科研所的科学家才可以去触摸。唯一拥有通行证,可以随时畅通无阻进入陵墓的是鲍里斯·兹巴尔斯基教授,他是对列宁遗体作防腐处理的众多科学家中的一位。

   对工作人员和观众的要求
   在清洁女工离开陵墓以后,管理处的领导宣布对工作人员的要求:以“立正”的姿势站好,脸上表情肃穆端庄,而且值班员不能在陵墓里随意走动。实际上对他们的要求与在无名烈士墓前站岗的士兵几乎相同。陵墓在开放日的上午10点准时开门。想进入陵墓参观的观众还必须去尼古拉塔楼前的检查站领取通行证,那里还可以寄存所有被视为违禁品的物品,其中包括照相机、摄像机、可以拍照的手机、挎包、大型金属物件和装有液体的瓶子。有趣的是,外国人通常都很配合,少数俄罗斯人却喜欢“捣鬼”,撒谎说他们的手机不带拍照功能,所以不愿交出。不过这都是徒劳的。首先,观众是否带手机还会再次受到检查;其次,即使观众不打算拍照,也不让把手机掏出来。观众如果有违禁行为,警卫会马上予以制止。需要说明的是,进入列宁陵墓和公墓区的门票是免费的。不过在该地区的地铁站进出口处有人在倒卖这种门票,每张3 0 0卢布,专门欺骗那些不了解情况的外来者。
   参观列宁陵墓的观众有一半以上是年龄不到30岁的年轻人,老人也不少。听管理处的人员说,经常有老人在列宁的石椁前掉泪。观众可以出去之后再跟着新的一批人进来。按照规定,观众进入陵墓之后,不准吃东西,也不许喝水和其他饮料。有一个外国人进门时还在嚼面包片,结果被拦在门外;男士必须摘下帽子,对此前厅里有个士兵在不厌其烦地一次次打招呼,女士不强求取下头饰;插在裤子口袋里的手必须拿出来,对此楼梯口另一个士兵有所交待。
   来瞻仰列宁遗容的观众各种各样,穿着也是五花八门,对参观者着装并没有严格规定。但有一点可是规定得清清楚楚:流浪汉、酒鬼、吸毒者和可明显辨认的精神病患者是禁止入内的,这类人警卫人员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甚至连红场也不许进,经常在这个地区巡逻的民警早就注意到他们,一看见便把他们监控起来。最有意思的是观察那些进出陵墓的人的举动:进入时有的在和熟人交谈,有的在嚼口香糖,有的在想自己的心事……出来时却个个都不做声,脸上是一副悲壮而充满崇高精神的表情,有些人甚至忘了去参观别的地方,可见列宁陵墓具有多大的影响力。接近中午,快要关门时来的观众最多(列宁陵墓的关门时间是下午1点)。据管理处工作人员说,节假日来参观的观众特别多。在梅尔卡切娃采访的那一天,没有见到有人来给列宁献花,但陵墓一旁摆放有好几束石竹花,是一个代表团送的。管理处的人员说,这是因为人们不知道列宁陵墓里还可以献花,而且不管什么花,从野外的野菊花到玫瑰都可以接受。至于想敬献花圈,那就必须得事先联系了,经管理处同意,因为管理处需要考虑花圈是否与陵园的外观协调一致。

编译 / 李有观

【 字号: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