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墓地资讯 > 墓园文化 >上海古园墓地:在时代的消逝中,坚守自己的初心

上海古园墓地:在时代的消逝中,坚守自己的初心

上海古园墓地:在时代的消逝中,坚守自己的初心

     上海古园墓地:这两天的朋友圈,被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刷屏。上班后和同事寒暄时感叹:前两天上班刚看到李咏去世的消息,没想到这一次居然是金庸。查了下今年去世的名人,有藏天朔、单田芳、常宝华…… 虽说死亡是人类最终的归宿,但以前听到类似的名人过世消息,也就是听过,却没有今年这般让人心惊之感。而这一次听到金庸离世,让之前的感慨更多了感伤。我们感怀他们的离开,同时感伤的是自己的年岁渐增。因为这些我们从小就熟悉的公众名字,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印记,当他们也开始离场,这让人切实地听到,属于自己的时代在耳边嗖嗖逝去的声音。

     与公众人物离去后众人感怀形成鲜明反差的,甚至是和一般人的离去都大相径庭的是,这世上还有一种离场的方式:于悄无声息中,销声匿迹。早上和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接洽了一件事情,负责交接送来的50具无主骨灰,因为11月中旬古园墓地将举行一年一度的“无主骨灰安葬仪式”。从2007年至今,“无主骨灰安葬仪式”已经举行了十次。但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些无主的逝者。直到今天。交接单上列着50个人,只有不到10个人有名字,其他的一律为“无名”。最后一栏是年龄,有几个,写着数字“1”。 “这是?” “这些是弃婴。”负责交接的师傅一边签字一边说。接下来是清点数量。一位落葬工师傅数着装骨灰的红袋子,大多数都是满袋,最后的一个角落里,缩着几个特别小的袋子,瘪瘪的,几乎是空的。 “这几个应该就是小孩。” 现场瞬间沉默了。忽然间觉得,自己的工作,意义之所在。

     去年热映的皮克斯动画片《寻梦环游记》(原名《COCO》) 中,有一幕让笔者感慨颇深:即使在另一个世界,亡灵们如果长期被在世的亲人遗忘,也将魂飞魄散,影片中称之为“终极死亡”。在查阅了相关资料后,笔者发现,这一灵感来源于墨西哥人对死亡的观念,他们认为,人有“三死”,一是自然死亡,二是躯体被安葬,三是彻底被人遗忘,达到最后一层,就是影片中所称的“终极死亡”。然而,按照影片的这个设想,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终极死亡”同样存在着——比如殡仪馆里那些长期无人认领的骨灰。记得之前有一位为无主骨灰送行的志愿者说: “人生的道路上谁都不可能一辈子风调雨顺,谁都有需要人帮一把的时候。所以,我们心甘情愿奉献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慎重地、持之以恒地传递爱心,希望借自己的绵薄之力,让爱传出去,用行动去影响、去改变周围的人。” 这也可以看作是古园墓地持之以恒地做这项活动的初心所在。所以这几年,虽然这项公益活动一年年趋于常态化,媒体的关注度没有最初那么高了,但古园墓地没有忘记,依然坚持在做,不为别的,只想这些无主乃至无名的逝者,在生命的最后一站,有尊严地入土为安。

     在默默行善的背后,有我们不知道的故事。之前有一次,在浏览滨海古园墓地网站上无主骨灰查询页时,有一位无主骨灰查询页面,在下方的留言中,有一位市民这样写道: “1966年11月17日我的外公在文革中遭受迫害,自杀身亡,在西宝兴路殡仪馆火化,当时家人均受牵连,不敢领认他的骨灰。粉碎四人帮以后,虽然其生前工作过的上海市出版局为他平反昭雪,可是我们永远无法找到他的骨灰。这是我们后人心里永远的遗憾。在网上看到滨海古园收留了上海各殡仪馆无人认领的逝者骨灰,我想他老人家可能就在此得到了安息吧。谢谢你们的爱心!愿外公在天堂里安息。我的妈妈是2011年11月第46次海葬逝者,立碑于此,愿她在此见到她亲爱的爸爸,并永远地陪伴他。”

【 字号:

返回